演示站演示站

好织梦
专做优秀模板

威尼斯人:岌岌可危的学业现状

放眼世界,博士生的精神因巨大压力,普遍处于亚健康状态。

 

一篇欧洲学者发表的论文中提到,32%的博士生都患有较严重的精神疾病。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,博士数量从2000年的15.8万增长到了2012年的24.7万,博士群体面临着更激烈的竞争。

 

 

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2015年的一项研究发现,47%的博士生情绪低落沮丧,有抑郁倾向。许多人无法按时毕业,滞留在博士学位的时间长达5-10年甚至更长。

 

博士生中抑郁症发病率很高。工作时间长,职业前景有限,薪酬水平低,都是抑郁症高发的帮凶。

 

而中国,早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“博士生产国”,博士学位授予数自2008 年就超过美国。博士生由于精神压力过大而自杀的事件也频频发生。

 

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“博士生产国”

 

2014年,在中国科学院大学的单人宿舍里,32岁博士研究生的张东文服下了1克足以致命的毒素秋水仙素,结束了年轻的生命。生前他曾称说,压力无处不在。

 

2017年6月10日晚,西北工业大学友谊校区,发生一起博士生坠楼事件。坠楼学生为航天学院的博士生,他曾被同学亲密地唤作“旭哥”。

 

该生所在西北工业大学精确制导与控制研究所整顿学风通知

 

昔日的同学回忆:“旭哥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,学习成绩优异,又很刻苦勤奋,在当年的教改班里边也是属于优秀的人。这样一个人走上了这条路,不应该把全部原因推到一个逝去的人身上。”

 

一地鸡毛的人生

 

生活中的种种压力,不但影响着博士生们学术方面的精力投入,而且是造成博士生情绪低落和精神紊乱的一大原因。

 

博士面临的压力不仅仅要搞研究,写论文,“还要耐得住寂寞,受得了清贫。”

 

在复旦读博的王同学十分无奈,“生活上有挺大压力的,关键是没钱。现在博士也要交学费了,每月学校给的补贴又少得可怜,长这么大了有时还不得不跟家里要钱,很不好意思的。”

 

博士生一般已成年,希望可以负担自己的吃穿用度,甚至负担起整个家庭的生活费用。而中国目前的博士生待遇与国外相比差距较悬殊。

 

 

中国博士生的收入来源主要包括几个部分,助学金、奖学金、导师的课题收入补贴、兼职。

 

伴随着物价的持续走高,博士生每月的生活补贴可以说是杯水车薪。大部分博士生只能寻求家庭支持,或者做兼职,但这样又耽搁学业。

 

经济上的紧张是压力的一方面,另一方面则来自于个人情感。父母的催促,同辈的对比和社会舆论的压力,都让人压力倍增。

 

15.2%的博士生甚至没有男(女)朋友,已婚博士生不到一半。

 

北京外国语大学的一位博士生谈到自己的情况:

 

“我到了这个年龄,父母虽然不会特别催促我,但平时聊天还是能够感受到他们的担心和焦虑。其实身边同学父母“催婚”的还不少。来自社会的压力也很大,比如前不久新闻中提到相亲市场中女博士排在相亲鄙视链的最末端。”

 

女博士、医生和护士等在相亲时遭遇“鄙视”

 

对那些正在恋爱或已婚的博士生来说,感情也存在很多不稳定因素,例如生活环境的改变以及与配偶长期分居等问题。这也是博士生群体产生精神压力的原因之一。

 

对他们来说,学术研究和家庭事务之间的冲突常常难以避免,工作与家庭往往难以兼顾。

 

博士生一般都对未来职业寄予厚望。但相对于本科生、硕士研究生,博士生由于研究内容的专一性,就业范围更窄,博士生毕业后主要就业渠道包括知名企业,高校科研院所,公务员,出国等。

 

现在,随着高校扩展,博士生人数的增加,学位含金量也在不断下降,高校教职也已趋于饱和,越来越多的博士放弃科研之路,转投政府、企业。

 

然而随着高学历人才消费热的降温,就业形势发生转变,未来的就业问题也在困扰着博士群体。

 

 

一个法学女博士为了读书曾放弃年薪20万的工作,博士毕业之后,投了几百份简历才发现,再也进不去那种单位了。

 

许多的博士生梦想着能够在“象牙塔”中拥有自己的一方天地,现实却可能将他们的梦击碎。

 

生活就像糖衣药片般,外边看上去是甜的,里面的味道只有自己知道。

 

南开大学的胡同学说,“如果重新来过,我可能不会选择读博。一方面读博真的比我想象的要辛苦,另一方面这个圈子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美好纯粹。”

 

博士生居于国民教育培养体系顶端,是国家创新能力的重要支撑,这一群体的生存状况和精神状态关乎着国家和民族的未来。

 

 

每个推动知识边缘扩大的博士生,都是拿命在拼。

 

幸运的有人引导着一起走,不幸的要憋着气一路打怪升级。生活的不易,从不因为学历高低有所不同。

 

每个人,都在苦苦挣扎中。

演示站
上一篇:准90后万志成:靠比特币赚几千万 现在帮女性找
下一篇:为什么你总是忘不了前任?
隐藏边栏